笔趣录
会员书架
首页 >其他类型 >警草他妹是神探 > 第10章

第10章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项双玉是沂山村的第一个大学生。一九七七年,高考刚刚恢复,她考上麓城医科大学,大学毕业直接留在当地医院工作,后结婚生子,一转眼十几年过去,麓城成了她的半个家乡。

这一次,项双玉收到家中寄来的信,得知母亲身体欠佳,便向单位请假,特地回来一趟。这么巧,她撞见祁朗在何家质问何母的一幕。

何依依还活着的消息,是项双玉带来的。

一九八零年,何依依被拐。这么大一个人,卖到本地,怕是往后会生事端,犯罪团伙辗转联系到麓城一个偏远山村的买家,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,麻烦归麻烦,他们还是将她带到了麓城。

彼时何依依受到的痛苦折磨,项双玉已经不愿再提。总之,她捡到满身是伤甚至有些神志不清的何依依,将对方带到自己实习的医院。都是一个村子的,项双玉认得何依依,但从前没有过多的交集。住院检查治疗都需要费用,项双玉垫了钱,告诉何依依,自己会往老家寄信,请何家人来麓城接她。

没想到的是,何依依死死攥着她的手,用力摇头,满眼恳求的泪水。何依依不愿报警将这件事闹大,也不愿回家,即便神志不算清醒,可她竟清楚地知道,回到沂山村,她面临的将会是什么。项双玉心软,便暂时将这事搁置下来,全心全意照顾她,帮她养好身体。

慢慢地,何依依的身体逐渐恢复,但心灵上的创伤,却并不是靠吃药就能愈合的。不过无论如何,她逃了出来,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。后来,项双玉与何依依成为要好的朋友,她回老家探亲,帮何依依打听家中的消息,原来何家人对外谎称闺女远嫁,而黄阳云也已经接受现实,回归平静的生活。

一切在何依依预料之内,她便劝自己释然放下,重头来过。

“何依依现在还好吗?”奚莉顿了顿手中的笔,轻声问。

“刚开始,她急着要还我钱,让我给她介绍医院里的陪护工作。依依心地好,做事认真细心,不怕苦也不怕累,好多由她负责的病人,在出院后都和她保持联系。有一次,一个老人家见她在医院干活辛苦,就让她跟着自己回家当保姆。老人家开的薪水,其实还没有医院里的工资来得高,但依依见她无子无女,没人照顾,不忍心拒绝,还是同意了。”

何依依照顾了秦姨三年。在秦姨生命的最后一刻,给了她一张存折。

秦姨说,她得为自己考虑,长远的考虑。

“依依厨艺精湛,做的卤味,谁吃了都赞不绝口。送走秦姨后,她开始摆摊去卖卤味。生意特别好,人家排着队来买,再后来,她就开店成了个体户。很小的一间店面,但足以改善她的生活了。”项双玉的眼底有了笑意,“她现在很好。”

在场的几乎所有人,听见项双玉的这番话后,都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。

高杨平问:“如果需要她回黎城,作为受害者指证赖通以及当年的涉案罪犯,她会愿意吗?”

项双玉沉默许久,在场的人,也是各怀心事,没有打断她的犹豫。

“依依活着的消息,本来是个秘密,这回告诉你们,其实我事先没有和她商量过。”

何依依费了好大的劲,才终于从过去的阴霾中走出。

让她重新直面当年的伤害,等于是将好不容易溃烂愈合的伤口重新撕开。谁都不能站在制高点的立场,去指责她的逃避与躲闪,这太残忍。

停顿片刻,项双玉又说道:“但我相信,她会愿意的。”

十年前,何依依与犯罪团伙斗智斗勇,逃出恶劣的环境,给了自己新生的机会。

十年后,伤口溃烂愈合,长出的不仅是新的血肉,还有敢于直面过往的勇气。

“依依比任何人都希望将这群人绳之以法。”

……

这个案子,终于真相大白。

当年的审判结果,多为七到十五年不等的刑期,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