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录
会员书架
首页 >其他类型 >娇色夺谋 > 第26章 夜探柴房

第26章 夜探柴房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叶诚脸色涨成猪肝,羞愤得无地自容。

这么多年,他受够了上门女婿受尽屈辱,窝囊透顶的日子。

他喜欢的女子不能纳进门为妾,想教育子女没有他插手的份,就连生下的孩子也要跟着女方姓。

但凡他有一点错处,老丈人就会不留情面,不管有人无人在场就训斥他无能。

无论他坐到多高的位置,旁人提起他总是首辅大人的女婿。

他早就受够了,可是他没有办法,谁叫他还需要依附李家呢。

在窝囊和生气之间,他只能选择生窝囊气。

被叶璇玑精准地戳到痛处,他气得胸口疼,捶胸道,“你怎么能这么说话,简直大逆不道!”

“父亲给我扣这么大一顶帽子,我实在承受不起。”叶璇玑满眼嘲讽,忽然话锋一转,“叶家三代单传,我虽姓叶,却是女子,父亲就不怕有朝一日衣锦还乡,被人嘲笑叶家无后?”

叶家无后,是叶诚的心病,他每每为此痛苦不堪。

眉头深深皱起,他目光沉沉看着她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“让小弟改姓叶。”

“这怎么可能,你母亲她不会答应。”

叶璇玑幽凉一笑:“父亲,你这个上门女婿做得快活么?”

叶诚颓然的靠向椅背,垂下头没有回答。

“父亲这般软弱,如何对得起叶家列祖列宗?”

叶诚无力的抬起头,依旧没有回答她的话,目光复杂盯着她,盯了好一会儿道:“璇玑,你和从前不一样了。”

叶璇玑略掸了掸衣衫上一点灰尘:“若还和从前一样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”

“看来,我从前小瞧你了。”叶诚终于感觉到这个女儿很陌生,陌生到像是从未见过,他又盯了她好一会儿,“你我是父女,利益一体,说话不必这么拐弯抹角,你有什么法子?”

叶璇玑慢慢道:“等父亲做上首辅之位,就算不能让夫人生的孩子改姓,让小弟改姓轻而易举。”

叶诚冷笑:“你说的倒轻巧,哪有这么容易的事?”

“想当年,父亲在乡下做教书先生时,可曾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能做到户部侍郎的位置?”

叶诚一愣,陷入了沉思。

叶璇玑又道:“正如父亲所说,你我是父女,利益一体,若父亲愿意扶持女儿,女儿自然愿意鼎力相助。”

叶诚被说得心思浮动,甚至于激动。

太子是储君,未来的帝王。

璇玑入太子府没多久就被封为承徽,太子还打破规矩许她一个小妾回娘家,这份宠爱怕是太子府头一份。

璇玑又比瑶娘有心计谋略,将来未必不能做皇后。

女儿做皇后。

他就是未来的国丈。

别说给鸿哥儿改姓,就是给景哥儿,聪哥儿他们改姓也不是不可以。

那叶家就有后了。

他这一生奋力拼搏想要光耀的是叶家的门楣,不是李家。

他没有立刻答应叶璇玑,只道:“事关重大,你让父亲好好想想。”突然又道,“璇玑,难道你就不恨父亲么?”

叶璇玑嘴角蕴起一抹淡笑:“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就连性命也是父亲给的,璇玑怎么会恨。”

说话时,拳头暗暗攥紧。

若非他为了一已之私,强迫娘留下,娘不会死,姐姐也不死。

叶诚脸上终于露出欣慰笑容:“我就知道,你是个有眼界,识大体好孩子。”

话音刚落,突然听到杏雨带着哭腔的惊呼声:“鸿哥儿——”

二人顿时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